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

       身為一名“85后”,我一度認為中小學減負這事兒和我沒什么關系。但當自家孩子今年9月就讀小學后,我開始關注各種談教育減負的文章。自打孩子上學起,每周末、原本和孩子的相處時光,基本都被課外班和寫作業占據。幼兒園時父慈子孝的玩耍互動,變成了如今學習桌旁的雞飛狗跳。

  我經常跟孩子講起我的小學時代。那時候,每天晚飯前的時間,就足夠完成當天的作業。飯后我便跑到村里找小伙伴一起玩耍。

  說實話,孩子現在的學校作業比我小時候確實少了很多。據我觀察,課業負擔重,主要責任不在老師,而來自家長的焦慮。

  孩子讀幼兒園小班時,我就在家“約法三章”,不上課外班,讓孩子享受成長的快樂。可一年后,我就被自己“打臉”了。

  幼兒園門外接孩子的家長們,總會討論誰家孩子上了什么班;同事、朋友的孩子,有的還沒上幼兒園就讀了早教班;就連城市廣告牌、推廣課程的騷擾電話,也在不斷提醒我,別的孩子已經起跑了,別讓你的孩子輸在起跑線上。

  身處這種焦慮的氛圍,想不焦慮很難。再三思索,我給孩子報了第一個課外班。

  當了家長,我才發現,想淡定地培養孩子并不容易。這種焦慮不是哪個人、哪一區域獨有的,而是普遍性的。

  說實話,有些家長,是出于焦慮心理報課外班。而更多的家長報班是被教育減負政策“逼”的。

  現在小學三點半就放學了,雙職工家長想去接孩子,除了翹班或早退別無選擇。據我觀察,一般單位六點下班,如果不早退去接孩子,就只能把他“送”給“小飯桌”或托管班。

  眼下減負的主要手段,是減少學生在校時間。雖然有一定合理性,卻給雙職工家長添了不少困難,家長很難叫好。

  另外,現在的減負,從數據上來看,確實效果明顯,但家長的獲得感卻沒有明顯提升。

  學校減了時間,其他地方肯定就得加上。教育的事,學校不做,就只能家長做,而家長時間精力又不夠,就只能讓培訓機構做。

  高喊減負口號誰都會,但要讓學生、家長從教育減負中有更多獲得感,并不容易。希望相關部門能多考慮減負政策的可操作性、統籌考慮學生在校時長,讓學生真正從減負政策中獲益。

上一篇:給職場的你三張減壓“處方”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娱乐棋牌游戏提现 山西快乐十分彩开奖 多狐河南麻将棋牌下载安装 广东11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 永利棋牌娱乐app 武汉麻将红中赖子杠 打麻将在线游戏手机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查 多少人举报捕鱼大师 神舟娱乐棋牌 北京快三预测号栏目 火箭队最新球员名单 捕鱼王者多少人受骗 皇家国际棋牌? 熊猫四川麻将 闲来麻将贵州麻将 贵州快三奇偶形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