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
      先聲明一下:這里說的“黃菠蘿”不是和香蕉一樣草本植物所結的果實“黃色的菠蘿”,而是一種生長在北方的闊葉喬木。
  水曲柳、核桃楸和黃菠蘿是我國三大珍貴闊葉樹種。我知道水曲柳和核桃楸木質特別硬,多為軍工用材(做步槍的槍托)、鐵路硬木用材(客車靠背椅)和做雕刻材質。對于在東北尤其負有盛名的“黃菠蘿”,我對它的了解還有一段挺有意思的過程。
  最初只知道黃菠蘿是做家具的上好木料。那還是上個世紀五十年代,我居住在小興安嶺林區的時候,很多林業工人的家里都以有一對兒“黃玻璃”柜子而感到“氣派”。
  黃菠蘿木質紋理非常漂亮。淡黃色的水波浪似的花紋,透著清香;硬而細密的質地,光滑明亮。———當時,林區少見“清漆”,人們用粗布蘸著熟雞蛋黃粉“打光”,家具擦得橘黃倍兒亮,像“玻璃”一樣;所以,東北林區的老鄉把它叫做“黃玻璃”柜子。
  然而,對于“少不更事”的我們小孩來說,這些個都不感興趣。最吸引我們的是那“黃玻璃”木料的樹皮。我說的“樹皮”,不是可以泡水入藥附著在里層黃色的“內皮”;而是被人們砍下了準備去燒火用的廢物。———那最外層又粗又厚的老皮。
  那可是我們愛釣魚的小伙伴所需要的好東西:黃菠蘿那像半截電線桿子似的標標溜直的木料,他的老皮是天然的“軟木”;削成“魚漂”,現在叫“浮漂”,輕軟、浮力強,水泡不變形、不開裂。
  回想起來,從小我就對黃菠蘿很有感情。
  來到大興安嶺以后這么多年,很少有人提到過“黃菠蘿”,似乎將少年時期所記憶的“黃玻璃”給淡忘了。還以為大興安嶺不生長這種珍貴的樹種呢。
  這次到了畢拉河才讓我出乎意料,大為震驚:在這里,“黃菠蘿”怎么會是這樣,怎么會這么多!
  畢拉河風景區多由火山爆發后巖漿涌現沉積的火焰石構成,奇特貧瘠的地貌,形成了幾乎沒有植被的裸露的玄武巖山體。竟然奇跡般地生長了一些珍貴的黃菠蘿。
  黃菠蘿學名黃檗,又叫黃柏,屬瀕臨滅絕的國家重點二級保護珍稀植物,是我國禁伐木材。
  在畢拉河風景區著名的神指峽東北方向,有一個景點名叫“石海黃菠蘿”,在那一片火山熔巖地貌的開闊地里布滿了大面積熔巖臺所形成的“石海”,一株株遒勁的“黃菠蘿”分外引人注目。
  我怪訝它雖然完全不像我印象中的黃菠蘿那么高大偉岸,卻奮發不屈地顯示了生命的奇跡,尤其是它那蒼勁的盤曲虬枝給人以強大的“內在美”的別樣內涵。
  我驚詫作為國家二級保護植物的野生黃菠蘿本屬珍稀少見,在這里放眼望去卻不乏映入眼簾。
  不僅數量多,而且“造型”極其美觀。甚為令人感慨的是:在這十分貧瘠的熔巖“石海”里,歲月的大師操弄著鬼斧神工的時間,把一株株的黃菠蘿塑造得如“盆景”一樣姿態奇絕。
  ———這,不僅美在形體,美在風采;更美在神韻,美在精神!
  筆者有感而賦詩曰:
  浩瀚石海黃菠蘿,
  虬枝蒼勁任婆娑;
  山水風光憑君在,
  一樹精神一樹歌。
  到阿拉善看過胡楊的人,稱贊生活在沙漠中唯一的喬木樹種胡楊是“死亡之海”的沙漠中生命之魂。對它的強大的生命力表示出由衷的敬仰。
  然而,朋友,你到過畢拉河嗎?見過火山熔巖石海中的黃菠蘿嗎?
  倘若你身臨其境,置身于這畢拉河高山峽谷的石海群落中的黃菠蘿樹下,你則會感到木質硬度遠勝胡楊的黃菠蘿定然會比被譽為“生而不死,死而不倒,倒而不爛”的胡楊更勝一籌!根植火山石海而頑強繁衍的黃菠蘿,其生存環境亦遠比“沙漠中生命之魂”的胡楊更險惡,顯示的生命力更強悍!
  ———真乃是:不是胡楊,勝似胡楊;石海婆娑,不遜風光!
  無論艱難困苦、條件惡劣,黃菠蘿都能夠做到:我頑強的生長著,活出屬于自己的風格;那么,生存得就有意義,就有問心無愧的價值!它那不屈于命運的成長軌跡就是絕美的風景。 
       □裴悅輝

上一篇:松雞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娱乐棋牌游戏提现 富贵庄园游戏 篮球比赛计分软件 云南11选5中奖技巧 互联网技术 哈灵上海敲麻麻将下载 江苏快三基本一定牛 秒速飞艇工人计划 大众麻将下载官方 大连港股票趋势 网络赚钱是不是真的 富贵棋牌游戏 河南泳坛夺金一天多少期 河内5分彩官网 全国最知名的股票配资平台 赛车游戏大全 捕鱼大富翁鱼币换红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