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
 何康紅    
      小時候,身居大山深處林場的我跟所有同齡人一樣,每到過年才會換上一身新衣服。這身衣服不管什么花色,不管什么樣式,也不管是厚料薄料,冬天套棉襖,夏天當小衫……一穿就是一年。
      那時候的林場,物質方面比城鎮更加匱乏。買現成衣服是不可能的,每家每戶的孩子們穿的都是大人做的衣服。好在媽媽會針線活,我們姊妹幾個的新衣服和鞋子都是媽媽做的。
      在買布需要布票的年代,一家老小的穿著需要精打細算,整個家庭需要的被褥、棉絮,每個孩子置辦衣物的布料都要精打細算,算計的可謂可丁可卯。居住在林場的人們,因為交通不便,到局址的時候很少,買布料是個難題,買什么樣的花色更是無可選擇。每每年底下山到鎮上的商店購置年貨,不是沒貨,就是買別人挑選剩下的,花色難如心意。那時候,過年能穿上一件花色漂亮的新衣服也是自己一大心愿,如果能比小伙伴的更漂亮些就足可以興奮一年。
      有一年,一位鄰居下山,媽媽順便讓他幫助買布料,結果給我捎買回來的布料是一種黑底帶著小碎花的,顏色特別暗,我很不喜歡,嘴撅了好幾天不想要。不要就意味著今年穿不上新衣服,要就意味著今年要一直穿不喜歡的衣服。為了哄我,說服我用這塊布料,姐姐還特別夸張地說這塊花布如何如何好看。可不管怎么說,我也覺得沒有其他小伙伴的衣料好看。
      只有到年跟前了,媽媽才收起外面撿柴禾、劈板子、撿糞等活計,開始干屋里的活——給孩子挨個做衣服、刷墻、拆洗衣被、蒸饅頭……做衣服是媽媽的內行,但是她不會剪裁,每到做衣服的時候,她就拿著布料和我們的舊衣服找村子里會裁剪的人剪裁,剪裁回來,開始挨個給我們做。“噠、噠、噠”的聲音一響,我就舍不得上外面跑去了,圍著縫紉機左看右看。鎖邊、砸縫、上袖、釘紐扣……媽媽常邊做邊比量。有時候,做完了衣身,她就讓我們試一試,提前讓我們嘗到了穿新衣服的喜悅。
      那時候男孩女孩的衣服樣子差不多,只是花色不同而已。男孩的多半是老藍色,女孩的就是花布。我記得上初三的那年,物資稍感豐富,我的新衣布料也由薄薄的花布“升級”為格料。媽媽也新學了一種新樣,在衣服的后腰上砸了一道松緊帶,那是我穿過的媽媽做的衣服里樣子最潮的一次。
      再說說小時候的鞋。媽媽給孩子們做的鞋,可都是貨真價實的“千層底”。家里專門有一個包袱,里面塞滿了邊邊角角的新舊布料。打上一大碗漿糊,把布挨排粘貼到面板后邊,粘上幾層,等干了的時候一揭,一大張“袼褙”就下來了。然后按照鞋樣把袼褙剪成鞋底大小,邊緣再用糨子封上白布條,一雙鞋五層。夜晚,媽媽就著孩子們寫作業的光亮納鞋底。出去串門,手里也拿著,和鄰居大嬸大娘邊聊天邊納鞋底。也不知是習慣,還是頭皮真有潤滑作用,媽媽在納上幾針后,常常把縫針在頭上劃一劃,再接著納,這個畫面深深印在記憶深處。
      棉鞋的鞋面大多是黑趟絨,鞋口邊緣封上黑布,鞋幫上釘鞋眼。底部和鞋底縫合的地方封上白條,納好的鞋底縫合上,一雙鞋就成功了。
      一直到大,我都對媽媽做的棉鞋非常滿意。因為媽媽給我做棉鞋的布料,通常帶點花色,最多的是紫紅色帶白點的,也有格格條絨的,而且,在我的棉鞋口上,媽媽特意加上一圈毛口,毛口是從大人穿的大衣毛領上剪下來的,媽媽把它裁成一條一條的,每年用上一條,縫到我的鞋口上。穿上這種延了花邊的鞋,心里可美了。
      過年那天,山里的孩子們穿上新衣服,第一件事就是跑出去“顯擺”,到小伙伴家里,不管誰的衣物啥樣,都會引來一片贊美聲。因為,不管啥樣的衣服,都是新的啊。經過一年的風吹日曬和漿洗,去年那件衣服早就褪色或者打上補丁了,長得快的孩子,衣服袖口或者褲腿已經明顯短了一截,露出里面的棉襖棉褲。而這件新衣服雖然稍微大那么一點點,但足以掩蓋一年來的窘態。淘孩子的鞋,大腳指頭的地方已經打了補丁,千層底已經磨剩薄薄的一層了。
      穿上新衣服新鞋的孩子們,走到哪里,哪里就煥發了光彩,伴著新年的鞭炮聲,映著福字和對聯的大紅,小山村里的年味就不可阻擋地來了。

上一篇:當片警的那些日子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娱乐棋牌游戏提现 如何玩广东快乐十分 cba辽宁队赛程 股票新手入门知识 快赢481规则视频 258棋牌app下载 吉林11选5前三位跨度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结果 中信证券股票分析论文 黑龙江11选5开奖 天才麻将少女全国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昨天 北京pk105码两期在线 青海11选五5全单开奖前后 股票行情软件 浙江6+1开奖官网 捕鱼单机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