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
       何康紅
       今年76歲的張文嶺是綽爾林業局的一名退休老干部。從1959年來到大興安嶺甘河林區,至2004年在綽爾林業局退休,從一名技術工人成長為一名專家型領導,他與電力結下了不解之緣,見證了林區電力事業的發展與變遷。
      學習電力技術 成為行家里手
      上世紀60年代,林區開發建設初期,百業待興。當時,筑路全憑人力肩扛手提來運輸石土、木材生產要靠彎把鋸采伐、森林小火車需要人力肩杠拔門。由于人力缺乏且生產工具及設備落后,每到周末,全局職工便開展大會戰,集中所有力量到貯木場幫忙裝車,抓運量,搞“小高峰”。電力不足也是制約生產能力的瓶頸。當時的甘河林區,連柴油發電都沒有普及,用的是更為落后的鍋駝機,利用蒸汽,用鍋爐帶動發電。
      經濟發展,電力先行。林區人也在為發展電力事業做著準備。1960年3月,張文嶺與甘河林區選派的130余人一道,被派出進行電力專業學習,張文嶺是帶隊人之一。這130人當中有百余人是當時剛剛轉業到地方的轉業兵,有些人在部隊時就有相關技術,再經過考試選拔,在當時可以說個人素質很高、紀律性也較強。
      電力工作專業技術性強,需要理論支撐,更需要實踐操作。這批林區最早派出學習的學員先到白城電廠學習,又到淮陰電校學習,1963年被分配到扎蘭屯電廠實習。經過五六年理論和實踐的學習,這些學員都成了行業里手,每個人都能獨當一面,為甘河電廠的順利投產提供了技術保障。
      甘河電廠雖然在林區開工比較早,但因為是計劃經濟,計劃投資不能如期到位,加之建設設備有限,所以建設周期也比較長。1963年甘河電廠開始籌建,1965年開始安裝。張文嶺等人從外地學成歸來,參與電廠的安裝、調試和試運行。當年九月,甘河電廠就開始為林業生產供電。
      張文嶺是這批技術人員中的佼佼者,學習培訓中他珍惜每一秒的學習機會,掌握了很強的操作技能。逐漸地,他便從這些人中脫穎而出,被提拔到領導崗位,先后任甘綜廠(甘河電廠與板廠、制材廠合并后的簡稱)熱力車間主任,甘綜廠纖維板車間副主任、主任,甘河林業局與甘綜廠合并后任工會主席等職,成為技術型、專家型領導。
擔當新任 化解運行困境
      綽爾林業局1968年建局時只有一臺6110型柴油機,帶動一臺24千瓦發電機供電,總裝機容量僅為24千瓦。隨著林業建設的發展又先后投產多臺柴油發電機組,至1987年時,總裝機容量達到了2700千瓦。但即使這樣,也遠遠不能滿足當時的電力需求,制約了生產,發電成本也非常高。那時候,不管是生產還是生活,電力只能限時供應。每到晚間10點半就停電是老百姓最深刻的記憶。如果遇到哪臺機組出現問題,就經常大面積不間斷地停電,給林業生產和職工生活都帶來不便。
      從1986年開始,綽爾林業局著手籌建火力發電廠,這是繼根河電業局和甘河林業局之后第三個上馬建設的火力發電廠。
      基于張文嶺在電力方面的豐富經驗,1989年,他被調到綽爾林業局任副局長,主抓火力發電廠的籌建及財務、計劃等工作。張文嶺到綽爾時,火力發電廠只完成了一大半的土建工程,接手管理后,他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電廠籌建上,從土建收尾到電力設備安裝調試,再到質量和進度管理,他一直跟班作業、領導指揮。
      火力發電在當時來說是新鮮事物。當時承擔土建的牙克石建工局在安裝電力設備時有一定經驗,但個別工作人員為了省時省料,經常在細節上含混過關。實物與圖紙不符,圖紙與現場施工不吻合,安裝過程中出現的差頭就像家常便飯,這讓張文嶺很不放心,熟知電力設備運行的他,深知熱電運行系統“牽一發而動全身”,哪一個環節都馬虎不得。遇到安裝細節上不對路,他絕不湊乎,發現一些安裝錯誤,不返工糾正絕不罷休。他甚至與上級派駐領導據理力辯,爭得面紅耳赤,直到把對方說服為止。在歷時一年的安裝調試過程中,張文嶺一直在現場指揮、管理,以至于家人經常見不到他。
      安裝時勞心費力,運行后仍不輕松。綽爾林業局在電廠籌建之初也選派人員到外地進行學習培訓,學習電氣、汽輪機運行、鍋爐運行、檢修、化驗等技術。但與當年甘河電廠的情況不同,一是綽爾選派的人員都是自己的子弟、子女,文化底子薄。二是學習培訓時間短,沒進行理論學習,只在就近的梨子山鐵礦電廠進行了一年多的實踐操作,在實踐操作技術上也不熟練,火力發電以后,雖然也從根河電業局、梨子山鐵礦電廠借調了技術人才,但大多數職工仍屬于摸索著干,邊學邊干,這也導致了運行之初各類“誤操作事件”頻發。
      1990年12月,綽爾電廠正式投產發電,轉眼就是春節,可就在家家戶戶慶團圓的重要時刻,電廠卻出事了。按照操作規程,風室內的排灰需每班定時打掃,但由于職工馬虎大意,沒有意識到排灰的重要性,鏈條式爐排上落進的灰渣、碎煤結焦,兩臺機組的爐排全都拱起來,運行不了了,兩臺鍋爐一起爬了窩,大年初一停了電。一時間,氣壓馬上掉了下來,全城沒電,就是電廠廠房的暖氣片也面臨凍裂的危險。
      當時,在電廠有個習慣,一沒電,職工們就自發地去看看情況。張文嶺也第一時間到達現場,查找原因,指揮清理爐排上的焦化物,把折的爐排接上。
      因為職工的熟練程度不行,檢修力量薄弱,待爐排的問題解決后,時間也過去了一天多。寒冷的冬季,滴水成冰,一天多的時間,室內像冰窖一樣,這邊準備起爐,那邊一看,軟化水水管又凍了,如果再耽擱下去,就不知會有多少水管、暖氣片結冰了。受害的也不僅僅是一家一戶,就是電廠也自身難保,甚至整個鍋爐系統都會癱瘓,三千多萬的投資和幾年的心血也將化為烏有。在這重要的時刻,林業局臨時召開會議,商議對策,把千斤重擔又一次壓在張文嶺身上。一切聽由他的指揮。他召集全廠的技術領導和技術骨干集思廣益,判斷凍結點。好在判斷準確,在地溝里的凍結點上,用土辦法引著了一堆火,烤熱了軟化水管。這才讓鍋爐重新起爐,一場事故化險為夷。
退休不休 再續電業輝煌
      走上領導崗位的張文嶺,識大局、顧大體。無論分管那個崗位,他都能擺正自己的位置,依據自己的實踐經驗為主要領導出謀劃策,擔當責任。他認為,一個單位合不合,主要看班子,只要班子成員干的和手,就沒有干不成的事。在綽爾林業局工作期間,他積極爭取國家投資計劃,為綽爾林業局發展建設提供資金保障。在外欠貨款數額巨大的情況下,他首次提出“清欠”這個概念,林業局開始動用各種力量追回欠款,這對林業局后續發展起到了重要作用。針對職工看病難、路途遠的實際情況,他提出職工醫院整體搬遷的建議,方便了職工的就醫問診。
      2003年,綽爾火力發電廠的鍋爐輸出又呈現出供電不足現象。為了增加鍋爐的出力,林業局計劃對供電系統進行改造,將爐排燃燒爐改成流化床鍋爐,同時,也將改造除塵系統,將原來的直排改成電力高壓收塵,減少對環境的污染。一項項技術難題又擺在綽爾人面前。
      而這時的張文嶺也到了退休年齡。在上級領導到綽爾宣布退職令的時候,時任林業局領導竭力挽留,要求張文嶺擔任鍋爐改造技術顧問。就這樣,一紙退職令成了一張“出發令”,張文嶺退而不休,又把身心投入到綽爾鍋爐改造中來。從改造設計規劃,到改造跟班指導,一直到最后驗收把關,一干又是一年多。
      經過改造以后的綽爾火力發電廠,后續又承擔了對綽源林業局的供電,直至2010年,林業局正式全面引入區域網電,綽爾火力發電廠才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。

上一篇:蹦床運動源于中世紀雜技,有“空中芭蕾”之美名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娱乐棋牌游戏提现 国内十大期货配资公司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情况 网上博彩 在家挣钱日结 麻将怎么玩的方法 台球*克比赛视频 捕鱼大亨安卓版下载 我如何投注河北快3 重庆百变王牌每天多少期 宜人股票配资平台 快速赛车开奖 11选5规律破译 北京单场和竞彩 11选五北京开奖号码 欲钱买武当道士猜一肖 重庆渝北区麻将机批发